电脑版

6000亿银行股东巨变!地方国资150亿入主,原六股东退出

时间:2019-11-17 17:21    来源:证券时报

又有城商行股权发生重大变化,国资大举进场。

11月15日晚间,港股上市银行哈尔滨银行发布有关股权变更公告,其原六方股东将所持有合计超28%的股权,以总价149.79亿元转让给黑龙江省两家国资平台公司。

此次转让后,哈尔滨48.18%的股份均归地方国资所有,距离国资控股仅剩1.82%的股权。资料显示,哈尔滨银行上半年总资产规模为6234亿元。在业内看来,股东关系理顺后,哈尔滨银行有望迎来更高质量的发展。

近期,不少中小银行股权密集拍卖,股权变动潮流也随之袭来。在业内人士看来,类似哈尔滨银行模式,通过将股权转卖国资、借助国资平台能力发展,不失为中小银行实现转型的可行路径。

哈尔滨银行28%股权转卖

地方国资150亿接手

近段时间,中小城商行股权变动的事件,总能引来市场的热度关注。

11月15日晚间,港股上市银行哈尔滨银行也传出重磅消息,其股东名单将迎来一波大调整。

据当日晚上公告显示,哈尔滨银行第一大股东哈尔滨经济开发投资公司(简称“哈经开”)将接手原股东方黑龙江科软软件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同达投资有限公司手中的股份。

原两位股东方分别持有哈尔滨银行的7.20亿股(占总股数6.55%)、3.78亿股(占总股数的3.43%)内资股,转让对价总额约52.08亿元。

同日,黑龙江省属国资平台——黑龙江省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黑龙江金控”),则将接手原股东方黑龙江鑫永胜商贸有限公司、黑龙江天地源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拓凯经贸有限公司、哈尔滨巨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手中的股份。

而这四位原股东方分别持有哈尔滨银行的的6.40亿股(占总股数5.82%)、5.72亿股(占总股数5.20%)、5.22亿股(占总股数4.75%)、3.01亿股(占总股数2.74%),转让对价总额约为97.21亿元。

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哈经开将成为哈尔滨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9.63%;黑龙江金控则成为第二大股东,其直接及通过其下属哈尔滨市大正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间接持有哈尔滨银行20.40亿股,占总股数的18.55%。持股比例为18.55%,两位国资股东合计持有股权比例为28.18%。而原六方股东则不再持有哈尔滨银行的任何股份。

这也意味着,此前股权比例相对分散的哈尔滨银行,通过此次股权整合而被打上“地方国资所属”的标签。而从股权比例看,哈尔滨银行距离国资控股的比例仅差1.82%。

据哈尔滨银行公告,将遵循有关上述转让所适用的法律及法规的要求,向黑龙江银保监局申请上述两家企业的股东资质批覆、办理股东变更登记及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等。上述股权转让相关协议的生效以监管部门的批准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新进的两位国资大股东实际背景深厚。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哈经开是哈尔滨市财政局出资设立的子公司,经营范围是对市属企业进行固定资产等项财政投资及收取分成资金。黑龙江金控由黑龙江省财政厅全资设立,是黑龙江省国有金融资本投资与管理平台,承担黑龙江省国有金融资本投资、运营、管理等功能。

6000亿东北首家“上市行”

曾受股权频繁变动困扰

作为东北首家上市银行,哈尔滨银行的体量在城商行队列中尚属中等。

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哈尔滨银行资产总额623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3%;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为人民币2608亿元,增幅2.8%。

不过,从港股市场的表现看,哈尔滨银行的市值却并不匹配这样的资产体量。11月15日,哈尔滨银行股价报收1.510港元/股,市值报收166亿港元。不过,今年以来,哈尔滨银行股价表现并不乐观,此前8月30日股价一度跌至1.36港元/股。年内跌幅达16.5%。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哈尔滨银行成立于1997年2月,总部位于哈尔滨市,有17家分行,发起设立32家村镇银行,旗下拥有哈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哈银消费金融。2014年3月31日,哈尔滨银行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是第三家在香港上市的城商行。

从今年的业绩表现看,上半年哈尔滨银行营业收入74.25亿元,同比增加13.56%。净利润22.089亿元,同比减少15.30%,根据解释,净利减少的原因主要是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良贷款核销金额增加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所致。

而此前,哈尔滨银行高度分散的股权结构更是成为其发展的重要阻碍,并曾因股权问题而遭遇A股IPO计划的流产。

在港股上市后,哈尔滨银行就很快在2015年启动A股IPO申报工作,但经过两年半后,哈尔滨银行却突然宣布撤回材料、终止IPO申请,而核心原因正是其背后的股东问题。

2018年3月16日,哈尔滨银行发布公告称,鉴于该行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待内资股股权结构变动完成后再重启A股上市申请。

据招股书显示,哈尔滨银行的股权变动异常频繁,累计变动1426次,其中2014至2017年6月末三年内就发生了45次变动。

而在哈尔滨银行申报IPO阶段,证监会在对哈尔滨银行的反馈意见中提及,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对发行人的所有直接和间接股东(H股股东除外)是否存在以委托持股或信托持股等形式代他人间接持有发行人股份的行为,保荐机构、其他中介机构及负责人、工作人员是否直接或间接持股发表核查意见。

此前,监管层面也出台了文件清理银行不规范的股权。2018年1月5日,原银监会出台《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剑指商业银行股东乱象,将股东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合并计算等,提出银行股东入股数量限制采用“两参或一控”原则,并明确银监会延伸调查权,建立了从股东、商业银行到监管部门“三位一体”的穿透监管框架,重点解决隐形股东、股份代持等问题。

如今,哈尔滨银行通过股权转卖等方式将梳理股东关系不清晰等问题,将有望摆脱历史包袱,重新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股权转让,哈尔滨可以借此梳理内资股东关系、迎来国资股东进场,让其后续稳定和高质量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中小行股权变动潮袭来

国资入主成转型新模式

从包商银行被接管、到工行等战略股东入股锦州银行,再到如今的哈尔滨银行高比例股权收归地方国资,中小银行股权变动的动作越来越多。而随着中小行转型的迫切性提升,未来股权变动也将随之袭来。

据阿里拍卖网显示,近期多家城商行和农商行的银行股权将被密集拍卖,区域遍布江西、福建、甘肃、山西等地。拍卖标的中,不乏中原银行等H股上市银行以及资产规模超8000亿的上海农商行股权以及准备冲刺上市的安徽马鞍山农商行。

据业内分析,这些银行之所以出卖股权,部分是因为股东企业债务问题突出、需要资金解决,也有处于政策因素需要进行股权调整。

而除了银行股权变卖出现的股权变动之外,类似哈尔滨银行引进国资股东则不失为一种实现公司转型的有效路径。目前,中小银行的经营问题引来市场的高度关注,而借用何种模式进行转型升级、解决银行自身的问题,则成为当下聚焦的关键。

今年7月,中国工商银行公告称将出资不超过30亿元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除此之外,中国信达也发布公告称将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曾因经营管理问题而引发市场担忧的锦州银行,通过引入重磅战略投资者来解决问题,并有望为其重组带来以及强心剂。市场普遍认为,锦州银行面临的困局将因此迎来化解。

通过市场化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的锦州模式也获得各界的认可。据招银国际分析师孙明等指出,此次对锦州银行的救助更具市场化特征。国有大行及资产管理公司成为其主要股东,将有助于锦州银行改善公司治理及风控能力。

而此前包商银行被接管再进行改革重组的模式也是解决中小金融机构问题的又一模式。据央行11月16日最新报告显示,包商银行接管托管工作进展顺利,制止了金融违法违规行为, 遏制住风险扩散,既最大限度保护了客户合法权益,又依法依规打破了刚性兑付,促进了金融市场的合理信用分层。

无论是包商银行、锦州银行还是哈尔滨银行,各类银行化解风险的模式开始先后出现,也将为行业带来示范效应。央行表示,要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健全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内控体系,从根源上解决中小银行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未来还将继续推动全面落实开发性金融机构、政策性银行改革方案,完善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

可以预见,未来中小银行的改革和转型路径将越来越多元化。